广东陆丰10名毒枭一审被判死刑

图片 6

图片 1

图片 2

在陆丰一个毒品加工窝点,警方查获用于提炼麻黄初素的抽滤瓶。

警方在村民家中搜获大量冰毒。(本版均由通讯员供图)

图片 3

图片 4

提炼出来的含麻黄碱液体堆放在窝点。

缉毒犬协助警方搜查毒品。

  
  “6·26”国际禁毒日来临前夕,随着13名落网毒枭被汕尾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全省禁毒形势最严峻的陆丰以打击毒品犯罪为突破口,拉开了铁腕治乱的综合治理大幕。在此之前,陆丰被国家禁毒委二度列为挂牌重点整治地区,甲西、甲子、甲东3个镇制毒贩毒尤其严重。毒品问题已成为当地最大的一颗“毒瘤”,汕尾市委常委、陆丰市委书记郑佳说,铁腕治乱,不光要严打毒品犯罪,还要打掉保护伞,提振干部群众禁毒斗争的信心。
  制毒窝点藏身废旧老宅
  陆丰的毒品问题由来已久,已两次被公安部挂上“毒帽”,最近一次是2011年7月。当地一名禁毒干警说,在三甲地区,大多数不法分子早前将制毒窝点安在海边、山脚的空旷地带,且雇专人放风,经过一段时间整顿打击后,制毒从地上转入地下,出租房屋、废旧老宅逐渐成为制毒重点场所,情况没有得到根本性好转。数据显示,在国内其他省市警方查获的超过1公斤的冰毒案件中,货源34.2%来自于陆丰三甲地区。
  陆丰的制毒贩毒为何屡禁不绝?巨额的利润是其中一个主因。禁毒干警介绍了当中完整的利益链条:不法分子从内蒙、安徽等地收购麻黄草,整车整车地运往陆丰,一卡车就能满满地装上十几吨。经焚烧、浸泡等一系列工序后,1吨麻黄草可以提炼出六七公斤麻黄碱,经过加工后又可以制成约4公斤冰毒,整个流程只需1周时间。1吨麻黄草的价格仅几千元,而1公斤冰毒最高可以卖到几十万,其间少说有着几十倍的利润空间,不少人因此铤而走险。
  300武警荷枪实弹进驻
  打击力度不够是陆丰当前毒品泛滥的又一个因素。当地已清醒地意识到这一问题,当地一名党政干部说,“经过打击整治,陆丰禁毒工作取得一定的成效,但是对‘重点村’的整治还未有效突破,‘三甲地区’几个重点村用麻黄草提炼麻黄碱制造冰毒的犯罪活动依然猖獗,这事关打击力度”。
  警力严重不足制约着陆丰当前的禁毒斗争。这个有着180万人口的县级市,警察的人数还不到900人,除去机关窗口单位人数更少,在维护社会治安、堵源截流和打击毒品犯罪上难以兼顾,而且技术装备落后、欠缺,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打击行动的开展,而队伍的平均年龄为45岁,战斗力、执行力有所欠缺。
  为此,省里精挑细选了300名边防武警战士增援陆丰,这批“生力军”昨起已经进驻三甲地区,他们将荷枪实弹,在交通要道上设卡缉毒3个月,对可疑车辆进行严格盘查,切断冰毒的产销链条,让原材料进不去,让冰毒成品出不来。
  毒品案件到重灾区宣判
  陆丰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被戴上“毒帽”以来,陆丰市抓获的涉毒犯罪嫌疑人已超过600名,且呈现出逐年上升的趋势。而陆丰市公安局的看守所内,目前关押的500多名犯罪嫌疑人中,一半以上是涉毒嫌犯。据了解,当中有些人是为了每日几百元的“高薪”,也有不少人是在朋友或邻居的怂恿下,一知半解地参与了制毒活动。部分村民并不了解麻黄草的用途,甚至被告知提炼出来的“药水”是卖给药厂制感冒药的原材料。
  如何让更多的村民知晓制毒贩毒的危害性和严重性?据了解,在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陆丰将在毒品问题最严重的三甲地区举行现场集中宣判会,向广大村民宣读判决结果,扬法治正气。记者了解到,此次共有10名毒枭被汕尾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另有3人被判死缓,2人被判无期徒刑,被判12年有期徒刑以上的有18人。“组织这样的万人誓师大会,就是要让大家去宣传,让大家知道制毒是违法的,是要杀头的”,郑佳说。
  为了打响全民禁毒战争,陆丰还制定了奖励办法,严厉打击137名全国网上追逃的大毒枭,抓到1名毒枭给予1万元现金奖励,截至目前共抓获毒枭14名。
  案例
  村委副主任多次卖冰毒
  表面是村委副主任、镇人大代表,实际却干着贩毒的勾当。近日,47岁的陆丰原干部郭言州被汕尾中院一审判死。
  郭言州,外号“肥仔”、“老六”,陆丰市内湖镇三陂村委会原副主任、内湖镇原人大代表。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6月28日,郭言州在陆丰市博美镇阳辉宾馆旁将240克冰毒贩卖给王忠杰(另案处理)。同年7月6日,郭言州在君豪酒店将约2000克冰毒贩卖给王忠杰。王忠杰将该冰毒带回福建省福州市准备贩卖时被抓获。经鉴定,缴获的毒品净重共计1991.21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2012年5月16日,郭言州在陆丰市东海镇东陆酒店将冰毒分别贩卖给郑丽婵、陈少海,随后三人被公安机关抓获。
  经鉴定,从郑丽婵身上缴获冰毒净重计5.84克;从陈少海身上缴获冰毒净重计4.06克,在郭言州车内查获冰毒净重共计1048.82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查获自制猎枪1支,具备枪支性能,制式12号猎枪弹6枚,具备枪弹性能;小轿车系被盗车辆。
  对话
  汕尾市委常委、陆丰市委书记郑佳:
  不怕得罪人,还要狠狠得罪两类人
  南方日报:陆丰的问题发展到今时今日这个局面,您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郑佳:陆丰沉积的不稳定因素太多,这是个长期、反复的过程,要最终化解需要做长期准备。问题的根源,据我了解主要还是基层班子的问题,包括乡镇班子、部门班子及社会缺乏正气。
  南方日报:您本身是陆丰人,这次省里在特殊的时期让您来当陆丰的主官,本身就意义深远。接下来我们的治理思路是什么?
  郑佳:我在陆丰工作多年,对于陆丰的情况比较熟悉。之前的一段时间,我们对陆丰的社会问题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地毯式的排查,排查出来的不稳定案件有55宗,特别不稳定的有20宗,特别敏感的有8宗。对下来的工作,我们提出了16字的治理思路:“增强信心,弘扬正气,铁腕治乱,推动发展”。陆丰的毒品问题是要害,我们要紧紧地把禁毒作为陆丰综合整治的突破口,可以说禁毒搞好了,其他的问题就好办。我们要打一场立体化的禁毒战争,首先要严打,集中力量打歼灭战,这个村一下子进武警去抓,处理不好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效果也不佳,还是牛刀对鸡,一块一块来,今天搞这里300家,明天搞那里300家,确保地毯式的扫一遍;第二要打保护伞,以案查人,对村干部、派出所充当制毒贩毒保护伞的严肃处理,绝不姑息;第三要从领导力量上加强,重点区域要专门配一个挂职副书记治理毒品,市直机关一把手、乡镇干部手机24小时要开通,防止走读现象,要真正管起来;与此同时加强宣传攻势,让老百姓知道制毒贩毒的危害性和后果的严重性。通过这套组合拳,力争在明年摘掉“毒帽”。
  南方日报:这么大力度的治理,必然也会得罪一些人。一旦动了某些人的根本利益,会不会担心遭遇打击报复?
  郑佳:这个特殊时期来治理陆丰,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况且我都50当头了,我心胸坦荡,也不怕得罪人,而且要狠狠地得罪两类人——社会上的贩毒制毒者以及干部队伍内部没有和党委政府保持一致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干部。我相信,当干部只要自身行得正,就不怕得罪人。陆丰当前正是要发出正气的声音。
  南方日报:一些村庄目前依赖于制毒贩毒链条为生,铲除毒瘤后,这些村民的出路在哪里?
  郑佳:确实,做冰毒富起来的人是少数,那些赚了钱的人大多到外面发展去了,其余大多数是给“毒老板”打工的,有的不懂法,有的有侥幸心理,抓到就判刑,抓不到就打工,所以最关键的一条是要在村民当中宣扬法治观念,弘扬正气,要他们明白虽然打工赚少一点,但可以睡个安稳觉的道理。从长远来看,陆丰的问题还要在发展中求解决,接下来我们会通过大举招商引资,让更多的企业到村里、镇里落户,来吸纳村民就业,实现就业转移。

图片 5

缉毒民警抓捕贩毒嫌疑人。

新快报记者刘操 通讯员曾祥龙韩胜强李喆尹利勇

雷霆扫毒

新快报讯在2013年12月29日的“雷霆扫毒”汕尾行动中,包括头号目标人物博社村支部书记蔡东家等14名党政干部涉案落网。此外,受利益趋势,当地基层警队也遭到了腐蚀,广东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地派出所所长及民警也涉嫌充当“保护伞”被抓。

村干部派出所长涉案

12月29日行动当天,汕尾市人大代表、博社村支部书记蔡东家首先落网。作为当地主要干部,彼时他正带着几个马仔在惠州找办案民警,想办法“捞”出了事的堂弟——制贩毒“开山元老”蔡良火。

警方介绍,蔡东家早期参与制贩毒,这两年主要是充当“保护伞”,涉及贪污行贿的问题。他既是村的主要干部,又是标杆性的主要人物,其落网为顺利清剿起到关键性作用。蔡东家涉嫌玩忽职守等罪,警方还怀疑他参与包庇制贩毒犯罪嫌疑人。

博社村党支部副书记、村委会副主任蔡汉武是另一把“保护伞”,其涉嫌参与贩毒、行贿等犯罪行为。落网前,蔡汉武正在家里睡觉,警方从他家搜出了350公斤成品冰毒。

据悉,当地党政部门干部充当毒贩“保护伞”的有14人,除了村干部,还有陆丰公安局机关干部以及当地派出所所长和民警等。

去年已轮换一批干部

“汕尾陆丰市,特别是甲西镇的博社村、西山村、濠头村,这些村子不大,但家庭作坊式的制毒模式几乎传遍全村,如博社村更是形成堡垒村。”参与行动的警员介绍,在陆丰当地的确有民警参与贩毒和通风报信。

他解释:“这个地方工资不高,民警也很辛苦,工作量大,一个月2000元多一点。无利不起早,有的民警看别人有车有房心里不平衡。”汕尾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杨志明介绍,除此次行动抓到蔡东家等14名干部充当“保护伞”外,2013年6月,陆丰当地已经轮换了一批官员。此外,去年,汕尾市已经有21名党政干部受到党纪处分追责,其中7名被双规。干部中包括当地镇长、派出所所长等人,目前该市正教育基层干部,端正发展思路,要勤劳致富不搞歪门邪道。

图片 6

藏于村民家中的制毒工具。

揭秘

涉毒“第一大村”两成家庭制冰毒

新快报讯汕尾陆丰市于2011年被国家禁毒委列为涉毒重点整治地区。陆丰冰毒制造集中在三甲地区(甲东、甲西、甲子三镇),而博社村则是陆丰地区涉毒的“第一大村”,该村村民姓蔡,有1.4万人,两成以上家庭直接、参股生产冰毒。村里将毒品作为“支柱产业”,家庭运作,总弥漫着一种化学品异味,环境破坏严重。

“禁倒制毒垃圾”成公告

因为冰毒制造产业化,博社村污水横流,地表水严重被污染。

“菜园毁了!荔枝园也毁了!”有村民诉苦,现在连水也毁了,冰毒成了断子绝孙的产业。据村民介绍,由于生产冰毒需要大量的电力,原本脆弱的农村电网满足不了需求,因此经常断电,一断就是一两个星期,所以基本上每家每户也都配备了发电机。

由于博社村人口密度极大,村道狭小,房子低矮,使得有限的空间无法满足存放冰毒原材料和半成品的需求。有村民直接把原材料或是半成品存放在屋与屋之间不到一米宽的过道上,可谓明目张胆,有的则用迷彩网遮起来。而胆子小一点的,就在自家弄个密室小规模制造冰毒。

在博社村村口,垃圾堆放处曾立了一个落款为“村委会”告示牌:严禁乱倒制毒垃圾!在村里的空余地带和暂未建房的宅基地上,堆满了近两米高的垃圾,臭味难闻。禁毒民警告诉记者,这些垃圾都是制作冰毒所产生的,“从流出的污水就可以辨别出来”。

弓弩土枪手雷还有AK47

2013年,广东省公安厅悬赏通缉涉毒人员,博社村有37人被网上追逃,而其中的18人竟就躲藏在村子里,从未离开。

省公安厅禁毒局政委邱伟说:“博社村两千多栋房屋紧挨着,类似城中村。大片房屋是平房,少部分房子是小楼。密密麻麻小道,大车都进出不了。”村里面有明哨暗哨,外面交通要道设有探风点。

“当地党政机关他们还有很多狐朋狗友,一有风吹草动立即通知。以往警方共两次大规模进入该村,进入时发生堵路谩骂,暴力抗法。”邱伟说,警察一进村,村里两三百辆摩托车就会团团围住,村里的路上会放下钉板,楼上砸石头。村民手里有仿制枪支,甚至还有AK47、土制手雷、弓弩等杀伤性武器。

“他们可能将制毒使用的盐酸、硫酸从高处撒下。虽然研究了6项防护措施,但参战民警仍紧张。”邱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