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通胀率为何如此之低?

图片 2

  全球通胀率为何如此之低?

通胀、通缩

  文章来源:FT中文网

温和通胀是否有好处?

  戴维斯:在一段时间内,通胀和利率仍将持续位于历史低点,摩尔定律及技术创新的步伐可能是各国央行实现2%通胀目标的重要阻力。

温和的通货膨胀是指并不严重扭曲相对价格或收人的物价上涨。一般在两位数以下,上涨率不超过10%。

图片 1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如果每年的物价上涨率在2.5%以下,不能认为是发生了通货膨胀。当物价上涨率达到2.5%时,叫做不知不觉的通货膨胀。

  目前,全球经济正处于或接近充分就业状态,但通货膨胀水平依然维持低迷态势(图1)。距离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已有十年的时间,虽然美国、欧洲、日本及其他地区的中央银行多年来一直在采取特别的经济刺激措施,但时至今日,它们依然在为实现2%的通货膨胀目标而努力。而对各国央行来说,阻碍其实现通货膨胀目标的原因不外乎全球化、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人口统计数据以及各种“暂时性因素”。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温和的通货膨胀可以刺激经济的增长。**因为提高物价可以使厂商多得一点利润,以刺激厂商投资的积极性。同时,温和的通货膨胀不会引起社会太大的动乱。将物价上涨控制在1%-2%、至多5%以内,能像润滑油一样刺激经济的发展,这就是所谓的“润滑油政策”。**

图片 2

其特点是价格比较长期地以一个稳定的、较低的速度上涨,且可以预测。而且此时的通货膨胀率一般都为一位数,人们对货币比较信任,因此愿意在手中保持货币。大多数国家都经历过这样的通货膨胀。

  除了上述因素之外,我们发现,“技术”是导致通货膨胀率始终无法达到2%的另一个非常重要但往往被忽视的原因。通过数据分析,我们给出了对未来数年内通货膨胀率及利率走势的长期预测。

实际利率是名义利率减去通胀率,如果通胀率基本稳定在2%上下,储户便可以预期储蓄的实际回报是名义回报减去2%。如果实际利率太低,储户就不会储蓄,而是拿钱去消费或者投资。

  由英特尔联合创始人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提出的摩尔定律(Moore‘s
Law)俨然已成为更低廉成本下更强大技术日益普及的代名词。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例如:处理速度更快、性能更强劲的计算机,更轻便、屏幕更大的电视机,更高效的智能手机应用等),技术的相对价格也在不断下降。我们估计,商用和个人消费类科技产品的价格走低每年会将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拉低约18个基点(一个基点等于0.01%)。

温和通胀的害处不大,甚至有一些好处。首先,基于费雪等式,央行可以具有更大的政策空间。如果均衡状态下的真实利率是2%,通胀率是2%,那名义利率就是4%。而一旦经济面临衰退,央行就拥有了4%的下调空间,最低可以下调到零利率,亦即当今美联储和欧洲中央银行的政策利率。如果平均通胀率为0%,即不存在通胀,那央行的政策空间就只有2%。如此说来,甚至可以认为稍高的温和通胀率可以更好地维持经济稳定。

  但是,摩尔定律不只与技术零件或高科技产品有关,摩尔定律的连锁反应限制了市场中对各种更高价格产品的需求,而这并不仅限于高科技产品,而是遍及经济的方方面面。但是,这一点在近期关于充分就业环境下通胀为何依然如此之低的讨论中并未涉及。

通货紧缩:

  由于技术在改进生产、提供商业服务中能够起到显著作用,因此,各行各业的企业都在力争降低生产成本。企业制定的商品或服务价格往往是边际成本的加成,而随着新技术的不断采用,单位生产成本正在缩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企业呈现给消费者的最终价格要么不断压低,要么增长缓慢,而这一影响甚至波及到那些不与技术直接相关的行业。

通货紧缩(deflation)是指当市场上流通的货币减少,人民的货币所得减少,购买力下降,影响物价之下跌,造成通货紧缩。

  为了确定技术在美国经济生产进程中发挥的日益重要的作用,我们采取了一种全新的方法,借鉴了美国经济分析局(BEA)有关行业投入产出方面的详细数据。为了量化技术应用普及对实现2%通胀率的阻碍作用,我们首先确定了各个行业类别的技术投入,其中涵盖医疗保健、专业服务、教育、农业和建筑业等。随后,我们将各行业类别中产品和服务价格的实际变化(即生产价格指数PPI)与剔除基于计算机的技术投入后假设指数的变化进行对比。

长期的货币紧缩会抑制投资与生产,导致失业率升高及经济衰退。依据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缪尔的定义:价格和成本正在普遍下降即是通货紧缩。经济学者普遍认为,当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连跌两季,即表示已出现为通货紧缩。通货紧缩就是物价、工资、利率、粮食、能源等统统价格不能停顿的持续下跌,而且全部处于供过于求的状况。

  图2表明了摩尔定律对美国企业需要收取的价格的显著影响。2001年至今,计算机和电子产品、计算机设计和服务以及其他技术投入的降价,每年都会给生产成本乃至最终价格带来0.5个百分点的跌幅。换言之,如果没有摩尔定律的影响,年均通货膨胀率可能会较当前高出0.5个百分点。在没有技术因素影响的情况下,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通胀率可能已经达到2%;美联储的通胀目标可能在数年前就已经实现,并且名义利率可能会更高。

通缩的害处有很多,但最重要的可以说有两点:其一,极大地限制了央行运用货币政策调节经济的能力。依据上文中提到的费雪等式,实际利率等于名义利率减去通胀率,因此想要降低实际利率拉动经济,央行只需要调低名义利率就可以了。但当经济出现严重衰退和通缩时,实施有效的货币政策就困难得多。因为名义利率的下限是0%,因此通货紧缩可以造成央行触及零点,但实际利率依然过高的状况,亦即“流动性陷阱”。欧美和日本当下都存在这一问题,因此各国政策界和学术界近来一直在讨论如何拉高通胀,让央行重获新生。我国上一轮通缩虽然也面临总需求不足的问题,但央行尚未降息至零点,说明并没有出现流动性陷阱,不过亦是闻者足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