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401K应降低企业社保费率

  每经记者 王雅洁 发自北京

除了社保缴费基数上调带来的“痛感”,细化至社保单项中的养老保险,其费率的高企让国内中小企业感受到了压力。

  长期以来,我国的企业年金实施进程缓慢。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3年前就指出,中国企业年金的覆盖面和替代率都十分滞后,参保人数仅为全国就业人口的1.6%。

昨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北京市某企业员工朱小圆展示的社保缴费记录单上看到,以2012年下半年为例,在申报的月缴费工资额1869元的前提下,她所在企业为其缴纳的养老保险金额为2242.8元,平均每月373.9元,缴纳费率20%。今年4月,社保缴费基数的上调,使得上述20%费率给企业带来的
“负担”进一步加重。朱小圆所在企业为其缴纳的养老保险金额从原有的373.9元/月攀升至963.2元/月。

  新出台的税收递延优惠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或能激发单位及个人参与企业年金的热情,但有专家表示,在政策的推动过程中,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是,企业的社会保险费率偏高,影响企业参与年金计划的积极性。

“在我国五项社会保险费率中,主要是养老保险费率偏高。而其他四项社会保险费率之和在12%左右,在世界范围内处于中等偏上水平。”有人社部官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实施20余年参保率有限

中小企业发展受限

  作为对基本养老保险的重要补充,中国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对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实施改革,1991年明确了建立基本养老保险、补充养老保险和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相结合的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的目标。

据相关统计显示,我国社会保险的缴费率在全球范围内处于高水平之列。仅看基本养老保险,我国企业与员工加起来所占工资基数比例达到30%,远远高于美国12.4%的水平。

  但经过20多年的发展,我国养老保险覆盖面逐步扩大,保障水平逐步提高,但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发展很不平衡,基本养老保险覆盖到大部分城镇就业人群,而补充养老保险和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发展依旧比较缓慢。

我国养老保险由国家、企业和个人三方筹资组成,并形成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制度框架。目前中国城镇职工按照工资的8%缴纳养老金并建立个人累积账户,雇主按员工工资总额20%缴纳养老金,并由政府建立基本养老金统筹账户。

  郑秉文3年前曾测算,中国企业年金的覆盖面和替代率都十分滞后,其参保人数仅为全国就业人口的1.6%,占参加基本养老保险总人数的5.5%,而且在退休收入中的平均替代率不到1%。

而在基本医疗保险费率方面,单位为6%左右,职工个人为2%,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保的,费率原则上按照当地企业和职工个人费率之和确定;失业保险费率单位为2%,职工1%,农民工参保个人不缴费;工伤保险单位费率在0.5%~2%之间;生育保险单位费率不超过工资总额的1%。

  缴费率高企待破解

昨日,一名社保专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根据自己曾做过一项调研显示,以北京市为例,有超过50%以上的企业认为自己的企业人力成本高企,尤其是养老保险等社保费用缴纳负担沉重。

  《通知》的出台,有望利好个人增加现期消费,扩大内需,同时随着年金规模的扩大,也会促进资本市场的发展和完善。但在政策的实际推行过程中,面临的首要问题,依旧是高企的企业缴费率挤占了企业年金的发展空间。

对企业而言,利润最大化都是企业生产经营的主要目的。利润率是考量一个企业经济状况的最直接和最有效的指标。社会基本养老保险缴费作为人力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影响着企业利润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