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技术创新打赢脱贫攻坚战

一、西藏扶贫开发遇到的瓶颈为促进西藏扶贫开发,中央、兄弟省市和西藏自治区均作出诸多重大努力,成效斐然。但不可否认的是,西藏至今仍是全国最大的集中连片扶贫开发区,脱贫攻坚仍然任务艰巨。西藏各种扶贫措施中,多年来用得最多的是资金扶贫和项目扶贫。每年投入大量扶贫开发资金,但取得的实际脱贫效果有限

“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全党全社会要继续关心和帮助贫困人口和有困难的群众……”习近平总书记的新年贺词句句入心。脱贫攻坚进入了全面突破的关键之年,如何“撸起袖子加油干”?

技术创新;西藏;脱贫攻坚

推动“红包”精准落地

一、西藏扶贫开发遇到的瓶颈

新一年更多政策利好,脱贫将有更多好路子

为促进西藏扶贫开发,中央、兄弟省市和西藏自治区均作出诸多重大努力,成效斐然。但不可否认的是,西藏至今仍是全国最大的集中连片扶贫开发区,脱贫攻坚仍然任务艰巨。

2016年10月初,广东省东莞市组织多家企业到云南省昭通市上门招工,大关县农民吴君飞顺利地成为东莞市速尔快递有限公司的一名分货工人,月收入4500元左右。

西藏各种扶贫措施中,多年来用得最多的是资金扶贫和项目扶贫。每年投入大量扶贫开发资金,但取得的实际脱贫效果有限,往往资金用完,一些刚脱贫的贫困户又开始贫困了。项目扶贫效果也打折扣,有项目时贫困户有事干,项目一完,贫困户又贫困了。类似修路和小农田水利建设项目,因为不具备工程延续性,不能确保贫困户长期脱贫。

这样的劳务协作扶贫2016年已在全国推开,当年有缴费记录的转移就业贫困劳动力达480万人。只有提升就业稳定性,才能“一人就业,全家脱贫”。2017年劳务协作扶贫将完善输出地与输入地劳务对接机制,努力做到精准对接、稳定就业。人社部提出,对跨省务工的贫困劳动力给予交通补贴;对转岗、失业或返乡的贫困劳动力,输入地与输出地要为其及时提供转岗培训和再就业服务,帮助其尽快再就业。

西藏需要探索效率更高、更加可行、长效性的扶贫路子。有人说,西藏扶贫不是缺资金、缺项目,而是缺致富能人、缺产业机会,这都是不争的事实。但简单地向贫困群体、整体受教育水平不高的人群要致富能人,向缺乏产业的地方要产业,都不是现实的路子、解决问题的理想方式。只要稍加分析就知道,致富能人和产业不是能够简单要来的,事实上全国留给贫困地区,或者说发达地区留给贫困地区的扶贫发展空间有限。只要去西藏贫困地区走走看看,商场上的货品大多数产自发达地区,即便是贫困村里的饮料,也来自千里之外的内地,甚至万里之遥的海外。村里面能够有的活计,似乎都有人在做,发达地区人们不在乎的砂石,成了村里人的致富路。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这个社会留给贫困群体的产业发展路子不宽,有赢利机会的现有当地产业路子几乎均被开发,当地显性经济资源也大多被先发展起来的致富者利用,当地供求市场几乎饱和。可以说,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体比起早先富起来的地区、富起来的人群,创业发展条件更差,脱贫攻坚的艰巨性可想而知。

除了劳务协作扶贫,其它扶贫方式都会在鸡年送上大礼包。

二、深层次原因分析

产业扶贫更强调群众参与和受益。“没有真正扶到贫困户,是过去30年产业扶贫一个深刻的教训,下一步一定要设计合适的贫困户参与产业扶贫的制度,保护他们的利益。”中国社会科学院贫困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吴国宝说,过去产业扶贫暴露出形式主义、雷同性强、短期突击等一些苗头性、倾向性问题。新的一年,产业扶贫重点要建立和完善贫困户参与机制和受益机制,强化组织动员和技能培训,让贫困群众想干、敢干、能干、会干。

不能扶业就不能扶贫,不能树人就不能致富,但如何有产业?光向现有的土地要产业不行,产业是创新出来的。在有新产业之前,必先有新技术,只有有了新技术才会有新产业。贫困地区的贫固然在于“贫”产业,而产业之所以贫,在于贫技术。还有熟练劳动力和致富能人,只有在创新中才能产生。新产业和新型人才相辅相成,其中有这样一个逻辑,有了新产业,自然能吸纳新就业,能够锻炼贫困人口的劳动能力,在较好的创业机会引导下,非熟练劳动力可以向熟练劳动力转变,熟练劳动力可以向创业者转变。

易地扶贫搬迁更注重“拔穷根”。2017年我国将搬迁约340万贫困人口。中国社会研究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党委书记张翼认为,异地扶贫搬迁的贫困户短时间内最难脱贫,政策扶持帮助其“挪了穷窝”,后续的“换穷业”“拔穷根”工作要及时跟进,确保搬得出、稳得住、能脱贫。

新技术创造新产业,创新创造新经济是经济发展的一个不争事实,很多经济学家对此作出过论述,典型的论述是关于技术创新和经济长波的理论。该理论认为技术创新可引发几个阶段的产业创新和经济发展。一是在技术采用阶段,往往伴随着大量的产品创新,一个创新技术可能应用于多个产品。二是在产业增长阶段,消费者对新技术和新产品的认可不断增加,产品销售增加。三是在技术成熟阶段,产品越来越有多样性。四是在创新速度减缓阶段,随着产品销售减少,市场呼唤更新的技术。在这个过程中,新技术引致新产品和新产业路子,创造了新经济,更创造了新型人才和产业工人。对贫困地区而言,缺的就是这种由创新而来的新技术-新产品-新产业-新就业-新型劳动力的良性互动。

教育扶贫不让一个学生因贫失学。统计显示,我国贫困家庭孩子高等教育入学率只有27.6%,贫困家庭“两后生”(初中、高中毕业后未能继续升学的学生)每年接受职业教育的比例仅为11%。2017年我国将启动技能脱贫千校行动,对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子女就读技工院校的,按照每生每年3000元左右的标准给予补助。寒门子弟掌握一技之长就业脱贫这条路将更畅通。

瞄准脱贫薄弱环节

集中力量歼灭“贫中之贫”,全面落实健康扶贫

澳门尼斯人,贵州省荔波县瑶山瑶族乡,这里很多瑶族同胞长期在深山石区狩猎为生,直接从原始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贫困发生率还高达34.63%。

这样的极贫地区极贫群体,全国还有不少。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介绍,新的一年,脱贫攻坚将瞄准贫困问题最突出的区域、群体和环节,补上短板,消除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