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城花季少年溺水亡 伙伴被判共赔偿

2007年7月8日下午,天气炎热枯燥,家住河南省项城市三店乡某行政村的少年杨某相约同村的同龄人陈某、张某一同到村外游玩。三人来到村西头一坑塘边,因天热便一起到坑塘中洗澡。在洗澡过程中,三人兴趣来临相互嬉戏泼水,杨某为躲避陈某、张某二人的泼水被迫往坑北退时,不慎误入深水区,由于杨某水性不是很好很快便深入水底,陈某、张某二人吓得赶紧跑上岸喊叫救人。当地派出所民警接到报案后迅速赶到现场进行打捞,发现杨某已经死亡。事故发生后,悲痛万分的杨某父母将与儿子一道的两个同伴及坑塘所有人三店乡某行政村村委会告上法庭。法庭在审理过程中,给双方当事人做了大量的调解工作,但由于双方对赔偿数额分歧较大,未能达成一致调解意见。

  与15岁的伙伴小华一起去戏水,看到其溺水后,同伴小明在惊慌之下因害怕家长责骂而没有及时呼救,结果小华因无人营救而死亡。那么,小明该不该承担责任呢?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判决显示,同伴小明的监护人应承担10%的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为,二原告之子杨某与被告陈某、张某均属未成年人,三人的父母是其法定代理人,承担法定监护责任。在本案中,三个未成年人的父母都负有监护不力的责任,三人在主观上应知道洗澡的危险性,由于三人客观上相互实施泼水行为而导致损害结果的偶然发生,对此损害结果的发生彼此都存在一定的主观和客观的过错,且在事发后被告陈某、张某及时采取救助行为,对此损害结果的发生被告陈某、张某应承担次要赔偿责任,原告之子承担主要责任。另外,事发坑塘属修高速公路时挖掘形成,现该坑塘并无承包人,三店乡某行政村村委会也没有实际管理,故对侵权结果不承担赔偿责任。最终法庭依法对本案作出的上述判决,不仅平息了一场纠纷,也有效安抚了溺水少年的父母。

  大概玩了三四十分钟,小明听到坑塘边有人说话,因父母多次告诫其不要下坑塘洗澡,他害怕熟人把他俩下坑塘洗澡的事告诉父母,就叫小华赶快上岸。随后,小明往东边的岸边游,小华则往西边的岸边游。小明上岸后,先蹲躲在草窝中,当他回头看小华的时候,发现小华衣服在坑塘边,人不在。小明叫小华,没人答应,小明在周围寻找也没有找到。

周口新网讯:项城三个花季少年在村外坑塘洗澡时,相互嬉戏泼水,一少年因躲避同伴的泼水误入深水区被淹溺水身亡。9月26日,本网从河南省项城市人民法院获悉,这起在当地闹得沸沸扬扬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终于落下帷幕,法院在查明案情的基础上,依法判决杨某的两个同伴陈某某、张某的法定代理人各承担赔偿杨某的父母损失17616元,并互负连带赔偿责任;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同伴溺水别贸然施救但不能不理

  近日,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走进南阳市第21小学,巡回审判了这起生命权纠纷案,当庭判决原告作为小华的父母,未履行好监护职责,应对小华死亡的后果承担主要责任;市政府应承担40%的赔偿责任,向小华父母支付赔偿金22.7万余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小明的监护人应承担10%的赔偿责任,向小华父母支付赔偿金5.6万余元。

  小明系未成年人,虽然法律没有规定未成年人具有救助义务,但小明在事件发生后,没有及时呼救。他作为一个15周岁的少年,应当能够意识到可能发生的事情。涉案坑塘距离周围居家户一两百米,且村民张某就在地里拔草,但小明并没有呼救,明显具有过错。考虑到小明系未成年人,面对这样的突发事件,其心理承受能力有限,虽然其具有过错,但过错较小,酌情确定小明承担10%的民事赔偿责任,由其监护人承担。

  每年暑期,都是青少年溺水死亡事故的高发期。事实上,在全国不少地方的死亡事故统计中,溺水死亡已成为孩子出意外的头号杀手,那么由谁来承担责任呢?

  17时许,小明问拔草的张某看到小华没有,张某说没看见,并问他们在干什么,小明告诉张某,他和小华下午一块在坑塘里洗澡,但现在找不到小华了。张某听后立即起身回家,途中正好遇见小华的母亲贾某,便问她孩子是否在家。在得知小华没有回家后,张某告诉贾某小明和小华在坑塘里洗澡的事情。贾某赶到坑塘,发现孩子溺水,便和闻讯赶来的丈夫一边给邻居打电话求助,一边下水救人。等村民赶来,小华的父亲已将小华打捞上来,并给孩子做人工呼吸进行抢救,随后赶到的乡卫生院医生也当场对小华进行施救,但经抢救无效还是死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