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轻信胎儿性别鉴定打胎痛失男婴

本报讯
(记者龙锟)家住平湖的李先生今年31岁,家中已经有两个女儿,如今他的妻子梁女士又怀孕四周,夫妻俩满怀期待盼望第三胎是个儿子。结果龙岗龙东社区鹏康诊所的医生告诉他们腹中胎儿是一女婴,梁女士便吃药流产。前日晚上,梁女士流下一个死婴,经检查竟是男婴。昨日,悲痛悔恨的夫妻俩前往诊所讨说法。目前,卫生监督部门已介入调查。

事发诊所位于晋江陈埭江头村,其无证经营和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行为,晋江市卫生局医政股将介入调查。李先生老家是河南一偏僻山村,他一心想要个男孩传宗接代,不想接连生了3个都是女孩。直到今年初,36岁的妻子再次怀孕,他高兴之余又有点暗自焦急。后经老乡介绍得知,陈埭江头一家诊所可鉴别胎儿性别。

家属:

诊所帮他在外面联系了一男子,负责B超鉴定,价格500元。从5月20日到6月6日下午1时许,对方连续多次鉴定后,告诉李先生,妻子怀的是女婴。

医生鉴定女婴游说打胎

见夫妻二人愁容满面,诊所的医生又说,再交500元可帮助打胎。李先生同意了,预交200元后,医生打了一针催生药,让他们先回家。6月7日下午1时许,妻子开始腹痛,再次来到诊所,医生说可能快生了。当天深夜,医生便在诊所开始接生。

昨日上午记者在该诊所见到,李先生将婴儿尸体装在一个纸盒当中,跪在门诊部的二楼,痛诉诊所“误诊”,诊错婴儿性别。李先生说,6月17日,夫妻俩来到该诊所做检查,当时一位任医生称要“预约”。6月28日,该诊所的医生电话告知他们再来做检查,还声称B超检测可以看出婴儿性别。在梁女士接受检查后,医生称其腹中的胎儿是个女婴,并且收取了100元的胎儿鉴定费,但没有给他们开具收据和B超鉴定单。随后医生甚至建议他们在该诊所就打掉胎儿,收费1500元。

“孩子生出来一半,我们都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是女孩,但医生不让。”李先生说,接着医生又说药水快用完了,要到外面去取,但一走之后再未回来,拨打电话却已关机。李先生感到蹊跷,这时才发现生的竟是个男孩!孩子生了一半,李先生赶紧将妻子送到晋江市中医院,但昨日凌晨入院紧急处理不久,婴儿还是夭折。

随后李先生和妻子商量之后,认为诊所收费太贵,便到另一家医院开了一些打胎药。梁女士在7月2日服药,前日晚上,梁女士在厕所诞下一成型死婴,经过检查后李先生却发现被打掉的是一个男婴。“这是我们全家的命根子,就这么没了。”李先生号啕大哭。

李先生所说的这家诊所,在江头一马路旁。门前立了一块“康妇门诊”的牌子,称可治各种妇科病,包括可做B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