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制造假药窝点被端 黑心药品专供诊所药店

图片 1

坑了1.7万余人,获利近千万元,昨天,本市最大假药团伙4名成员在宣武法院受审。主犯李治国等人被控涉嫌非法经营罪,生产、销售假药罪两项罪名,法院昨天主要审理非法经营罪,李治国等人均不认罪。

图片 1

4名被告人中,李治国第一个接受审判。“我不认罪。”李治国辩解:“一没有出资成立公司;二没有生产、销售假药。”询问近10分钟,李治国死死咬住“不认罪”来回应。“你妻子患病的巨额医药费从哪来的?”对于公诉人的突然询问,李治国沉默片刻,简短地回答:“我合法挣来的!”

5月13日,黑龙江省食品药品稽查局经过多日跟踪调查,一举打掉了一制造假药的窝点,没收各种制造假药设备以及四五百公斤的假药。有关负责人表示,这是今年以来我省药监部门查处的规模最大的制造假药窝点。目前,药监部门已经立案侦查,并将查出造假源头和下线。

另一名主犯李彬也同样采取“一问三不知”的应对方式,“我不知道公司主要经营什么。”但他承认,出售的假药没有取得药品销售许可证,但这件事和他无关,全是李治国和造假药的杨艳丙合谋。

假药窝点生产繁忙

负责造假、售假的杨艳丙和杨栋林也同样推脱责任,称受到了李治国和李彬的欺骗。“李治国公司在不少省、市级电视台发布药品广告,我以为电视台审核过了肯定没问题,才答应帮助生产药品的。”杨艳丙说,李彬还给他看过公司的销售记录,每天都有不少人向其公司咨询,日均达成上百笔业务,最终相信了二人。此案将择日再次审理。

日前,黑龙江省食品药品稽查局接到举报,在哈市道外区一机路有一民宅内大量生产假药,而且每天都在生产,十分繁忙。根据举报,稽查人员从早上5点多到深夜,连续几日潜伏在这处民宅四周,观察情况。最终确定这是一处生产假药的窝点。

案情回放

药监部门端掉今年以来最大制造假药窝点

药监局挖出特大假药团伙

据稽查人员介绍,每天早上9点以前,都有一辆车牌号为“黑AZ××69”的松花江微型拉着生产假药的原料,送到这里。13日早上,稽查人员又像往日一样继续跟踪,终于发现有制好的假药被运了出来,于是立即上前亮明身份,采取行动。

前年9月,市药监局稽查人员发现内蒙古电视台宣传“协和降糖胶囊”时,使用了“见效快,无反弹,无任何毒副作用,可治愈顽疾高血糖”等用语,凭着职业敏感,稽查人员判断这种所谓的降糖灵药十有八九为假药。通报公安机关后,一个特大制造、销售假药团伙逐渐浮出水面。该团伙先后在内蒙古、山东、吉林等多家省、市级电视台、报纸等新闻媒体刊登广告,制造、销售多种假药10余吨。据该团伙销售账目上显示,至案发时,已有1.7万余人购买了假药,获利945万余元。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稽查人员的执法行动遭遇了强烈的抵抗,民宅内一女子用门紧紧夹住稽查人员,阻止其入内。民宅内其他人员也纷纷跑出来阻挡稽查人员,为防止发生意外,稽查人员不得不拨打了“110”,在民警的配合下将民宅内的一名男子和三名女子带到了派出所。

假药窝点一应俱全

13日上午9时许,记者赶到道外区一机路4号。这是一栋5层高的楼房,从外面看十分破旧,走进门,一股浓厚刺鼻的中药味迎面扑来。整栋楼建成后没有任何装修,完全是毛坯房。

该栋一楼右手边的房间,就是假药的“生产车间”。记者看到里面又脏又乱,加工好的蜜丸、水丸、汤剂以及原材料摆了一地。加工好的药品里面都有标签,上面写着接收人的姓名。有的写着“×大夫”,有的写着“×大药房”,还有的写着分不清是患者还是医生的人名。

在房间的墙边、窗户下,摆放着煎药机、搓丸板、包装机等设备。旁边一小屋里热气腾腾,进去一看,原来是干燥间,里面加工的半成品水丸正在干燥。稽查人员介绍,干燥好的水丸再放进包装机里,被包裹上一层糖衣,装瓶或装袋,就可以拿出去卖了。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加工好的水丸、蜜丸、中药汤剂都没有任何说明,也看不出真正的成份是什么。只有中药汤剂的塑料包装外写着“中药液”,还有一些韩文,其他什么标志都没有。稽查人员告诉记者,这些假药已经完成了制剂的全部过程,但由于没有外包装和说明,因此只能算半成品。

至少这些假药的流向,稽查人员表示,这些假药一般是供给诊所和药店,诊所和药店再贴上标签配上使用说明书。

假药窝点生产加工一条龙

稽查人员在检查时发现,靠墙角有一台“手动制丸机”,上面落满了灰尘,与旁边比较新的“自动制丸机”形成了鲜明对比。稽查人员分析说,这台手动机器看样子是被淘汰的,由此推断这个制假药的窝点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

假药窝点一王姓工人讲,她当初找工作时,哈东站站前一劳务中介介绍她到这里来上班,一个月800块钱,每天工作时间不长。

另据她透露,“活多时就多干,活少时就休息。”王姓工作人说,每天都有人将原料送来,她们就负责加工,至于加工好的中药送到哪里,她也不清楚。

稽查人员介绍说,从这个制假窝点存在的时间规模来看,生产加工销售已经形成了“一条龙”,上线有人提供原料,下线有人收购半成品和成品,最后流入到了不知情的百姓手中,危害百姓健康。

造假者与稽查人员“藏猫猫”

稽查人员在查找该造假窝点负责人时遇到了麻烦,现场的工作人员都说自己只是打工的,都没见过老板,只有一工人知道他们的老板叫李×财,但他一直联系不上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