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百年的上海朵云轩

图片 18

由于熟稔木板水印工艺的技师被雇在朵云轩工作,不出几年,由朵云轩手工印制的信笺和扇面便已蜚声四起,成为上海滩文人雅士、社会贤达的珍爱。以至于若干年后,张爱玲在她的《金锁记》中亦提及:“我们也许没赶上看三十年前的月亮。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

118年前的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9月6日,朵云轩笺扇庄正式成立。这也是其后名闻文化艺术界的上海文化老字号——朵云轩。在朵云轩成立118周年之际,上海朵云轩美术馆(天钥桥路1188号)今天开始对外展出“延安颂——朵云轩当代现实题材木版水印精品展”,为观众呈现一场珍贵而罕见的“红色木版水印展”,包括大至丈二匹纸印制的钱松岩《延安颂》,小到巴掌大《公社人物造像》,其中不乏名家傅抱石、顾炳鑫、钱松岩、梅肖青等名家作品。“镂象于木,印之素纸”,传统木版水印艺术源于中国古老的雕版印刷术,是中国古代文明和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被誉为中国印刷史上的“活化石”。这项技术从隋唐时期的雕版印刷术开始发展起来,唐代咸通九年(868年)的《金刚般若经》图卷中的插图扉页上,就已经显示出了高超的单色雕印水平。宋元以来,出现了用木版水印作书籍插图,极为流行。到了晚明,“饾版”和“拱花”等复杂的套版叠印工艺被广泛采用,木版水印在工艺上有了很大的进步,而如今所采用的这一套,也是沿用晚明的这一套工艺,只是技艺更加精细、复杂,对于中国画中水墨晕画,已经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图片 1《萝轩变古笺谱》118年前的今天,朵云轩笺扇庄于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9月6日择吉开张,传说由孙吉甫创办,初营苏杭雅扇、诗笺信纸、文房四宝,书画装裱等。那时同类店铺众多,许多名人却时常光顾朵云轩。赵子云专为朵云轩设计仿古砚信笺,章太炎喜用朵云轩的宣纸画笺泼墨挥毫,张爱玲在名作《金锁记》开篇,把记忆中的月亮比作“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图片 260年代的朵云轩勾描师自创立之时起,朵云轩就传承了木版水印这一传统技艺。1957年,朵云轩木版水印开始将雕印重点从制笺转向中国书画,并将木版水印技艺发展成为一门综合了绘画、雕刻和印刷的再创造艺术。如今的朵云轩,是木版水印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与北京的荣宝斋一起,素有“南朵北荣”之谓。图片 3展览现场2018年9月6日,在118周年纪念日之际,展览“延安颂——朵云轩当代现实题材木版水印精品展”在朵云轩美术馆开幕,为观众呈现一场极其珍贵、罕见的“红色木版水印展”。新中国成立伊始,随着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全面开展,表现现实、礼赞现实成为时代艺术创作主题,这时的朵云轩也创作出大量现实题材作品。图片 4《江姐》,顾炳鑫自1957年之后的二十多年里,朵云轩木版水印在雕印大量历代书画名作的同时,也雕印了大量当代现实题材绘画作品,大至丈二匹纸印制的钱松岩《延安颂》,小到巴掌大《公社人物造像》,其中不乏名家精品全国、全军美术展览优秀作品,甚至还有户县农民画。从提供原稿的艺术家阵容来看,这其中也不乏黄永玉、傅抱石、顾炳鑫、钱松岩、梅肖青等著名艺术家。朵云轩集团总经理顾林凡表示,此次展览很多作品是孤品绝品,呈现了朵云轩在木版水印方面的精湛技术,“木版水印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朵云轩的重要文化标志之一,这些年集团一直给予重视,更注重其社会效益,并推动木版水印走出去。”顾林凡表示,这些年他们推动木版水印多次走出国门,到法国、英国等地进行大型艺术场馆展出,极受国外观众欢迎。图片 5《延安颂》,钱松岩图片 6《全家送我上学堂》,黄永玉此次展览负责人,朵云轩木版水印中心主任郑名川告诉“澎湃新闻”,“朵云轩大部分都是信笺和经典书画作品,但从50年代末
60年代初也开始雕印反映当代现实生活题材的作品。此次展览中的重头戏钱松岩的《延安颂》就是雕印于1965年,由3班人轮换日夜加工印出来的,当时是为了赶上国庆献礼。”同时,《延安颂》在当时是单张纸幅面最大的作品,且印数很少。在朵云轩雕印的众多木版水印书画作品中,山水画作品屈指可数,在这少量的山水画中钱松岩的作品占了多数,有《延安颂》、《嘉陵新城》、《黄山宾馆》等9件。同时,展览中也展出了《现代水印版画》两辑和朵云轩木版水印印行的黄永玉版画原作《全家送我上学堂》等。图片 7《踏遍高原千里雪》,梅肖青图片 8《特级英雄杨根思》,于保勋图片 9《钟山朝晖》,范保文
伍霖生虽然这批木版水印作品都是现实题材,但对于朵云轩的技艺传承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郑名川表示,“在66年到76年这个时段
,当时朵云轩停止制作了传统书画作品。从传承角度来说,朵云轩除了当时70年代刻四部雕版书外,这些反映现实生活题材的作品对技艺的传承起到很关键的作用。”而从工艺上来看,“这一时段的这一批作品也不比任何时段的作品差。”1971年,遵照毛主席“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指示,济南市美术创作学习班的刘宝纯、于太昌、张登堂等人赴黄河两岸写生,举办黄河写生组画展览。刘宝纯作品《黄河花园口》参加全国美展。次年,三十幅反映黄河新貌的主旋律创作作品《黄河(国画》出版。1974年,朵云轩木版水印选取了《黄河》组画中的八种,邀约刘宝纯、于太昌、张登堂三位画家来朵云轩,根据木版水印的特点和要求重新创作。这套木版水印黄河组画皮纸本画心,主要以屏条、册页和镜片形式发行。镜片配纸袋装,有谢稚柳签题“黄河画册”,与册页签条相同。画作时代特征明显,雕印精工,允为朵云轩木版水印1970年代精品之一,惜雕版未保留下来。图片 10《红霞》,罗祺图片 11《工地捷报》,亚明等图片 12《早春》,曾景初此外,记者了解到,此次当代现实题材木版水印展的作品也极其珍贵,罕见。作为朵云轩木版水印中心主任,郑名川告诉记者,有些作品自己也是第一次见。“这批作品在当时的销售有着比较大的局限性,所以见到的人也不多。同时,很多作品在印刷时所用的雕版也早已毁坏,用现在的话来说,很多作品也成为了绝版,例如《延安颂》角上明确写的是印样。”图片 13《叔叔喝水》,朱理存
杨孝丽图片 14《韶山》杨列章图片 15《采菱》,陆地今天回望这些作品,朴素的笔墨和造型给人的直观感受仍是真诚。因朵云轩木版水印的工艺师们饱含真挚地运用刀头,棕刷,才能再现那个年代的笔情墨韵。图片 16《渔家姑娘》,余白墅图片 17《牧羊女》,郑震图片 18《汲水》,蒋正鸿

4个月后,朵云轩就举办了首场拍卖会。为了此次拍卖会的成功,朵云轩着手培养自己的拍卖师,派人到香港观摩苏富比、佳士得拍卖现场,学习拍卖技巧,回来后反复模拟排练。

拍卖会正式举行当天,朵云轩印制的5000册图录早已被索要一空,入场券一票难求。拍卖会时由著名文物鉴定专家谢稚柳先生开槌,成交额达835万元,成交率为74.5%,一时成为业内佳话。

朵云轩此场拍卖会的佣金达到200万元,这在当时无疑是个天文数字。这场拍卖会也改写了朵云轩的发展历史,如今朵云轩经营收入中60%来自于拍卖业务,已取代书画销售成为主要支柱业务。
 

清末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在老上海抛球场南二马路口朝南洋房,新开了一家笺扇商号,这家经营信笺和扇面的艺苑便是日后声名大噪的朵云轩。

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悠悠岁月里,朵云轩的发展轨迹一如中国文化艺术品的传承历史一般,跌宕起伏,见证了两次新旧世纪交替的世风变迁。踏入21世纪之后,朵云轩在上海出版业大重组的背景下推行了集团化改革,正在打造成为国内外具有相当影响力的艺术品鉴赏、投资、研究和发布的平台。

朵云轩拍卖公司便是在此背景下成立的。

经营笺扇的店家在当时的文化街——抛球场南二马路上并不少见,彼时正值江浙一带义和团运动风起云涌,许多文人避难逃到了上海,亲朋之间的相互通信联络因此变得频繁,信笺需求一时剧增,既是文化人也是生意人的孙吉甫,便乘势创办了朵云轩。

有一个小故事流传至今:曾有一封国外信函遥远寄达朵云轩,信中附有一张齐白石《红牵牛花》画的彩照,寄信人担心自己高价买下的大师作品是一张木版水印的复制品,专门致函询问朵云轩是否复制过此画。

朵云轩经历百年沧桑,但作为上海最好的书画社,从未停止过其历史的足迹。即便抗日战争流离颠簸,也没有中断过经营。解放之后,朵云轩被收归国有,曾一度改名为“东方红书画社”、“上海书画社”以及“上海书画出版社”,尽管来来回回几易其名,但它经营中国传统艺术作品的主业始终未变。

多年后,朵云轩将这幅作品再次呈现于世人面前,在1989年莱比锡国际艺术图书展上引起了轰动。对于这套胡正言《十竹斋书画谱》复现作品,评委会甚至觉得给予莱比锡金奖都不足以表彰,因此特意破例设置了一个“国家大奖”郑重地授予朵云轩——他们始终无法理解中国人如何印出这样的作品,怎么放大都看不到任何网点,完全像原件一样。

当时的信笺和扇面都是采用木板水印工艺印制的。所谓木板水印,是中国古老的雕版印刷技艺,发端于隋唐,传承已有千年历史。流于敦煌、雕版印制的《金刚经》是目前已知的木板水印最早的鼻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