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尼斯人】艺术品市场的马太效应

艺术品市场的地域分布极不平衡。从宏观看,艺术品拍卖份额明显集中在为数不多的若干个中心城市。

  谈到艺术品二级拍卖市场,不免提及苏富比(微博)和佳士得两大拍行,但是我们要注意的是,这两大拍行一直在不停的拓展他们的全球版图,在不同的城市建立其拍卖行,即所谓的拍卖中心的城市转移。这也客观反映出艺术市场中心的变化。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全球范围内拍卖行是如何进行城市迁移的,在选择时,会有哪些必然的考虑?

在全球范围内,艺术品拍卖市场主要集中在伦敦、纽约、香港三大艺术品拍卖中心。比如在2011年,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家艺术品拍卖巨头分别以58亿美元、57亿美元,共享了全球交易量的近半份额,其成绩便主要出自纽约和伦敦,香港则是二者的第三大市场。而在中国大陆,艺术品拍卖市场聚集在北京一地。比如在2011年,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分别以9亿多美元,北京匡时以近3亿美元,位居全球拍卖成交总额榜单的第3位、第4位、第5位。

  从欧洲转向亚洲市场

艺术品中心市场的形成,体现着人们熟知的“马太效应”。

  欧洲是西方艺术的摇篮,也是艺术拍卖中心的发源地。拍卖作为一种行业最初在世界上出现是在1744年3月初英国伦敦
的“科芬园
”,由一位叫山米尔·贝克的书商举办的书籍拍卖会。自此,世界上最古老的拍卖行——苏富比诞生了。紧接着,在1766年,佳士得的创始人詹姆士?佳士得在英国伦敦进行了首次拍卖。伦敦成为首个重要的艺术拍卖中心。而后,随着艺术中心转向美国,以及美国全球强国地位的建立,以致美国在经济和艺术方面都快速发展,其中具有良好金融环境的纽约成为重要的艺术拍卖中心。

“马太效应”被用以描述社会普遍存在的两极分化现象,它源于《圣经》中:“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美国科学史研究者罗伯特·莫顿将“马太效应”归纳为:任何个体、群体或地区,一旦在某方面获得成功和进步,就会产生积累优势,就会有更多机会取得更大的成功和进步。“马太效应”也是国际上关于地区发展趋势的观点之一,该观点认为,落后地区的人才和资源都会流向发达地区,加之自身制度不够合理,与发达地区之间的差异会越来越大,导致地区“发展趋异”。

  随着时代的发展,亚洲藏家开始在拍卖会上表现的越发活跃,同时亚洲藏品对各国藏家的吸引力也在与日俱增,拍卖中心逐渐转向亚洲,香港便成为了亚洲拍卖的领航者。

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马太效应”,来自品牌资本造成的地域差异。

  在香港苏富比今年春季公布的《当代艺术亚洲市场报告》中,透露了亚洲艺术市场的最新趋势,顺带提及全球范围内的苏富比拍场上亚洲藏家的耀眼表现。

通常,产品或服务的品牌知名度越大,其品牌的价值越高,忠实消费者越多,占有的市场份额越大。反之,占有的市场份额越小,最终被高知名度的品牌替代。资深艺术市场专家祝君波曾在《艺术品拍卖与投资实战》一书中,分析了艺术品拍卖中心市场的形成因素,包括经济优势、艺术品存量优势、地理位置优势、国际化优势、市场成熟度优势、人才优势、开放优势等。这些让若干个中心城市形成艺术品市场品牌,聚集越来越多的买家,产生越来越高的价格,相比其他城市“强者恒强”。

  据报告数据显示,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部门在2018上半年共取得5.658亿港元的总成交额,较前几个季度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其中,各大拍卖行以及画廊竞相布局香港的西方现当代艺术部分表现强势,收获2.049亿港元,市场占有率达52%,为亚洲区国际拍卖行之首(佳士得占36%)。这与近年来苏富比积极开拓亚洲的西方艺术市场不无关系,尤其近几年西方当代艺术来势汹湧,全球艺术市场的目光都正在转向亚洲。同时在亚洲当代艺术部分,苏富比特别提到了中、日、韩东亚三国艺术的成长。比如日韩艺术在2018年上半年市场曝光度显著提高,如草间弥生、白发一雄、朴栖甫、上前智佑均在苏富比晚拍中表现卓越。

比如,伦敦是苏富比和佳士得的创建地和总部所在地,那里一直是欧洲的拍卖中心,创造过许多拍卖史上的奇迹,其价位在世界上具有权威性、导向性。纽约是两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全球金融中心和经济中心,苏富比和佳士得先后进驻使它成为世界艺术品拍卖中心,那里的艺术品拍卖品种极为丰富,创下了很多顶级价位。香港因为拍品结构多元、中国气息浓厚,创造了很多瓷器和中国画价格的世界纪录,新世纪以来发展尤为迅猛。从近年看,无论是成交量还是高端拍品的档次,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的国际主导权已经转移到中国,北京也成为继纽约、伦敦、香港之后全球四大艺术品拍卖中心之一。

  在瑞银艺术咨询服务中心主管Patricia
Amberg也认为,很多中国藏家对西方当代和现代艺术的兴趣日益浓厚,同时欧美市场对中国瓷器、字画等传统艺术品的拍卖也不断增加,“中国藏家已经取代美国藏家成为西方艺术市场最大的客户”。

就微观的艺术品价格而言,同样有明显的地域“马太效应”。

  此外,近年来网上艺术品拍卖也风生水起。佳士得亚洲总裁魏蔚透露,佳士得早在2010年左右就推出了网上艺术品拍卖,虽然目前线上成交占比贡献约不到10%,但由于亚洲客户对网拍的需求旺盛,去年佳士得网拍成交额同比增长104%。以艺术品拍卖而言,中国已然成为全球最大艺术品拍卖市场。

因为拍卖中心城市聚集了顶级的拍卖行以及相应的鉴定、传媒、法律服务机构,成为高端艺术品、高端购藏者的集散地。比如,2007年中国油画高涨行情中涌现的63件超过千万元拍品中,成交于纽约苏富比的达8件,成交于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的达27件,成交于北京的达17件,三者合占总量的82.5%。从个体看,大名头艺术家作品通常会在拍卖中心城市拍得高价,价格纪录几乎都诞生在那里。比如,在徐悲鸿作品价格的前30件中,成交于京、港的达29件;在张大千作品价格的前30件中,成交于京、港的达26件;吴冠中作品价格的前30件,全部成交于京、港。

  高价拍品集中的背后原因

相反,中心以外的城市因为没有艺术品拍卖的品牌资本,很难吸引高层次的购藏者。“弱者恒弱”,即便有大家作品上拍,其真实性也会遭到怀疑,很难拍出高价。在某网站收录的499家内地知名拍卖机构中,京津地区高达194家(其中绝大部分在北京),其他所有地区总计仅305家。该网站经走访还发现,距北京不过半小时车程的天津不但没有与北京“比翼齐飞”,反而受到它的强势“挤压”,拍品数量、质量和成交价都与其相差甚远,2011年的总成交额仅为北京的1.5%。

  但是艺术拍卖中心转向亚洲,转向中国,并不意味着最高价也出现在亚洲。相反的是,最高价艺术品大多出现在纽约,拍卖高价的不是在苏富比,就是在佳士得。为什么那么多高价的艺术品在纽约产生?为什么都是在有两百多年历史的老拍卖行?

地域之间“强者恒强,弱者恒弱”与“赢家通吃”,是艺术品市场的一大特色。

  在艺术品市场上,有人从经济学上进行了研究,发现艺术品市场不符合一价定律。什么叫一价定律?同样一件商品,质量是一样的,用同样的货币表示在世界各地的价格应该是一样的,如果不一样就会出现套利,套利的最后结果,就是最后价格趋同。当然这个前提其实有一个非常严格的假设,这个假设不考虑运输成本、不考虑关税。你会发现同样一件艺术品,在墨西哥城拍,还是在纽约拍,价格会出现很大的差异。而且一定是纽约的价格高。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为什么艺术品基金,经常在经济比较不够发达的地方买艺术品,然后到纽约去卖,这就是里面的规律。

  那么为什么艺术品最高价的拍卖大多出现在纽约?而且我们发现基本上都出现在最近十年。这和次贷危机以后全球范围内的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关。就是货币流动性非常高,货币一直在追逐高利润的资产,钱往哪儿走?一定是往收益高的地方走。其实最近十年,是整个艺术品高价产生的年份。为什么会在纽约?我们说纽约是全世界富人最多的地方,同样美国的金融制度,这种钱的进出和它的金融服务优势,也造就了纽约是资金和富人最多的地方。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是在苏富比或者佳士得?因为苏富比和佳士得有非常庞大的藏家队伍,且有两百多年的积累的专业服务经验和买卖渠道、客户资源等。所以为什么它的价格能那么高,而一般的拍卖行是做不到的。我们经常讲到安思远的例子。安思远是犹太人,他特别喜欢中国的古典家具,包括明清时代的画,他收了很多中国的东西,后来他去世了委托给拍卖行拍卖。佳士得瞄准中国市场,在中国做预展,做宣传,和藏家去沟通。到了要做安思远专场拍卖的时候,中国人包机飞往纽约,差不多是20个号牌竞争一件拍品,以至于卖得价格特别高。

  那么问题又来了,国内也有很多拍卖行,为什么国人还是更愿意远渡海外“淘货”呢?因为再有钱的人,也不愿意说花30万买一个3万的东西。并且艺术品的专业门槛很高的,大部分喜欢艺术品的人未必能看懂,而国内相对来讲,拍卖行各种曝光的事件,如拍假、假拍等,也让这些潜在购买者不放心。而为什么安思远这一场有40%在国内拍卖场人从来没有举过牌的人到那儿就举牌呢?因为他们觉得安思远都能够看得上的拍卖行肯定没有问题。

  另外拍卖行的市场推广工作也做得很好,例如佳士得把整个安思远的房间恢复到生前的状态,让中国的买家进去看,而且还萦绕着安思远关于艺术品的名言佳句等。这实际上击中了买家感情上的软肋。这就是苏富比和佳士得这种老牌的拍卖行这种专业的营销,而一般的拍卖行没有这种积累。

  所以一般好的艺术品都出现在纽约,而且都出现在佳士得和苏富比,这是我们看到的全球市场的特点。

  国际艺术品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