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拍文玩杂项受热捧

图片 1

中国嘉德近日携320件精品在上海举办春拍巡展,标志着由其领军的北京第一轮春拍正式启动,内地春拍已进入战前动员阶段。内地拍卖公司在5月上旬开始的这一轮拍卖会不会继续本月初苏富比春拍时的高价精品策略?就瓷器杂件板块而言,以中国嘉德为代表的内地拍卖行显然有所不同,从精品高价到精品低价,再到中档拍品低价以及推出全新的拍卖品种,形成多种估价策略。

一谈到木质艺术品收藏,人们最先想到的往往是近年在拍卖市场上叱咤风云的大件紫檀、黄花梨家具等“大块头”。不过,今年春拍的风向似乎有所转变,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嘉德春拍“翦淞阁文房宝玩”专场上,全场35件拍品悉数易手,100%成交,总成交额达到12671万元。其中
“明 周制 鱼龙海兽紫檀笔筒”以5520万元成交,刷新了木质笔筒的拍卖成交纪录。

文房:拍品精估价高

图片 1

今年春拍,中国嘉德继2006春拍“精选文房名品”、2010春拍“文房清供”两次翦淞阁收藏专场之后,再次推出“翦淞阁文房宝玩”专场。这个专场共推出36件作品,大多流传有序,超过一半有展出、著录及明确出处,八成有海内外重要博物馆相同藏品可资对照,因此备受各界瞩目。其中最罕见的是王世襄先生旧藏的“明鱼龙海兽紫檀笔筒”,这件笔筒被王世襄的著作如《王世襄自选集锦灰堆》、《自珍集:俪松居长物志》等多次著录,1987年王世襄参与《中国美术全集》编纂工作时,更被其收入《竹木牙角》卷,为明代木雕增添重要实例。中国嘉德瓷器工艺品部总经理刘跃表示,翦淞阁是内地拍卖场上文房拍卖的第一品牌,尤其是2010年春拍的第二场引起轰动,40件多件拍品成交总额高达8000多万元,创造国内文房专场平均成交价的最高纪录,称得上是精品文房专场。

明 周制 鱼龙海兽紫檀笔筒

黄花梨:拍品好估价低

2012年春拍,中国嘉德“翦淞阁文房宝玩”专场于上周六开拍,全场35件拍品悉数易手,总成交额达到12671万元,其中“明
周制
鱼龙海兽紫檀笔筒”拍前估价高达1200万~1800万元,最终以5520万元成交,刷新了木质笔筒的拍卖成交纪录。在次日的“胜日芳华——明清古典家具集珍”专场藏家云集、竞投热烈,最终以1.7亿元收槌,成交比率高达94%,其中由香港藏家王家琪及洪建生收藏的重量级家具藏品,目前所知最大型的、独板案面的条案之一——“明末清初黄花梨独板大翘头案”以3220万元摘得头筹。此外,“清早期紫檀三屏风攒接围子罗汉床”以2070万元易主。

此外,“胜日芳华—明清古典家具集珍”专场50件拍品(49件为黄花梨)来自三个部分:一是古典家具收藏家黄定中先生收藏并著录于其收藏专著《坐观》的拍品,其中包括“明末清初
黄花梨直后背雕鹰石图交椅”,保存状态大致完好;二是伦敦知名古董商艾斯肯纳奇(Giuseppe
Eskenazi)的旧藏,来自南非企业家Glen
Alpine的收藏,2011年秋季在伦敦展出,曾著录于艾斯肯纳奇的相关专著(《Chinese
huanghuali furniture from a private
collection》),包括该专著作为封面的明末清初黄花梨圆角柜,造型高大,线条俊美,保存状态十分完好;三是香港王家琪(Mimi)及洪建生(Rimond)收藏的明清黄花梨、紫檀家具。知名藏家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1990年代曾为此著有《洪氏所藏木器百图》专著,这次提供的4件藏品中包括一件罕见的明末清初黄花梨翘头案,长达三米,是所知最大型的未经裁切的独板案面的条案之一。

通过对比发现,一件小笔筒的身价竟然高于黄花梨、紫檀等两件“大块头”成交价的总和。

嘉德专家乔皓强调这个专场估价较低。为了估价还认真查看了去年与前年的拍卖记录,建议客人按照2008到2009年的价格确定估价。嘉德的估价包括2010年秋拍的都不高,但有的人只看成交价而不看估价。

目前市场上多见明清笔筒,虽形制变化不大,但材质却颇为丰富。木制笔筒在明清之际较为流行,有紫檀木、黄花梨、黄杨木等,技法与竹雕大同小异。除了基本的材质与工艺外,文玩杂项的收藏更应注重文化附加值。例如此次拍出天价的“明
周制
鱼龙海兽紫檀笔筒”,它是我国著名文物收藏家王世襄先生的旧藏,质地为名贵的紫檀木,器表满是浮雕鱼龙海兽,龙纹的气势慑人魂魄。更重要的是,此笔筒曾经有过重要著录,在《中国美术全集》出版过,现今又出自“翦淞阁”。“翦淞阁”多年来专业收藏和研究文房清供。正因为有如此显赫的“经手人”,这件小玩意才能脱颖而出,创出了木雕笔筒拍卖的最高纪录。业内人士预测,文玩杂项有可能成为今年拍卖市场的一个亮点。

他还强调,这次的拍品品质都在80分以上,也就是从品位、造型、比例、结构、用料、加工等各方面看,都没有败笔。此外,这个专场除了几件大件外,椅子特别多,不仅各种类的椅子多,而且有著录的也多。与其买一件造型简单的橱柜,还不如买一把椅子。

他还指出,三个部分的拍品中,第一部分是原皮壳包浆,第二部分则是经过清理的。他坦承收藏圈对于黄花梨家具的清理与维护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因此他在征件中一直对打磨过的家具非常慎重。国外早期的做法,强调清洗表面时不动砂纸,不动刨子。不过他认为皮壳包浆不管有没有清理过、是不是干净,都应该被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