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如何保真

图片 1

通过对比国内外的艺术品拍卖,我们发现海外成熟市场虽然在法律上同样没有绝对“保真”的义务,但却有一套他们自己的处理方法。无论是行业的自律、监管还是个人乃至整个市场的风气,都给了艺术品拍卖市场一个非常好的环境。为此记者采访了毕业于美国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MBA、现任鼎艺艺术基金的
投资委员会主席陈波先生。由于多年的艺术品基金管理和海外艺术品市场的经验,陈波对海外艺术品的拍卖市场十分了解,对于国内外“拍卖不保真”的做法差异也
颇为熟悉。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海外市场和其发展历程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怎样的启示和借鉴。

这些年,不管艺术品拍卖行情是冷是热,对《拍卖法》不保真条款的争议却从未冷却。

拍卖行会做足功课

图片 1

像我们熟知的苏富比、佳士得这样的国外知名拍卖行,其实都很顾忌自己的名声。如果拍品当中出现了假货,这对于其公司的品牌形象、声誉都有极大的影响。“因而国外拍卖行在进行拍卖活动的时候都会做足功课。”陈波说,“而如果确实出现了赝品,往往还会由拍卖行出面进行赔偿,将拍品购回。”

英国文物如何保真

国外知名拍卖行出现赝品的情况本来就比较少,陈波介绍说,一般拍卖行在拍卖前后的整体流程都会有很完善的一套做法。包括前期的作品征集、对艺术
品的鉴定审核、对于其来历和流传等来龙去脉的故事等等,都会逐一考证。同时,在这些方面的经验和处理起来的系统性也相比国内要严谨许多。“就说流传有序
吧,国外拍卖行的发展历史比我们长很多,一件作品的来历、年代,之后由谁收藏、又转手到哪家画廊,这方面的文字记录非常完整。”陈波说着摇摇头,“而国内
这方面的记录就有所欠缺,年代久远之后资料丢失得也多,一般都要靠鉴定章、收藏章、题跋之类的来追溯源头,考证起来就比较困难。”

《拍卖法》第六十一条第二款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支持者认为,那么多文博机构、科研院所都解决不了文物艺术品鉴定难问题,拍卖行作为中介机构,有何德何能敢扛起保真大旗?承诺保真那才叫忽悠消费者;批评者认为,这项规定留下了法律漏洞,成为知假拍假、虚假交易的挡箭牌。吴冠中曾亲笔证明拍品是冒其名的赝品,但买家仍告不赢拍卖行,这个市场是不是太黑暗了?

另外,仪器的鉴定也是国外拍卖行依赖的一种方式,比如碳同位素的年代测定。但在国内,一些艺术品的鉴定则更多地依靠、或只能依靠专家学者个人的“眼力”,通过对线条、风格、技法等方面的考察作出评定,这就会显得不太“靠谱”。

那么,国际上有关拍品瑕疵的担保责任又是如何规定和执行的呢?中国可以从中得到什么借鉴和启发?中国拍卖行业协会2012年启动了一项全球性调研,圈定了英、美、法、意、德、日等10个国家的100家调研对象,以期了解国际上关于瑕疵担保责任的法规和行规。

不过偶尔还是会有一些假的东西出现在国外拍卖会上,毕竟一场几千件的拍品很难做到样样都不出纰漏。拍卖行这时通常都会首先考虑名声等因素,在确
定有问题之后先行赔付给购买者。当然,国外原本的诚信体系、艺术品市场的氛围就要好于国内,没有如此泛滥的赝品、假货,也没有那么多抱着各式各样侥幸心理
的购买者,这也是创造一个好的大环境的重要条件。

英国因为极具典型意义被作为调研的首站。一方面,英国是现代文物艺术品拍卖的发源地,苏富比和佳士得均成立于英国,至今已有250年左右;另一方面,中美英三国占据了全球艺术品市场份额的80%,其中英国所占份额超过20%,为欧洲最大。今年4月,该课题的第一部报告《英国文物艺术品拍卖瑕疵担保责任》付梓,共调研了包括苏富比、佳士得、邦瀚斯和菲利普斯这英国前四大拍卖行在内的16家艺术品拍卖行(前三者均专门设有中国古董艺术品部门),基本反映了英国拍卖业关于瑕疵担保责任的制定和操作情况。

由市场来选择淘汰

关于拍卖行在交易中的法律地位,这16家中除极个别公司未作说明外,其余均写明自己是“卖方的代理人”,一半以上的拍卖行在合同中明确写道“不为卖方或买方的任何违约行为承担责任”。这些拍卖公司认为买方有自行检查义务,例如苏富比就写道“在拍品目录中缺乏对拍品状况的描述并不意味着拍品无任何瑕疵或缺陷”、“苏富比无法对每个拍品的真伪或其他品质进行详尽的尽职调查”、提供的拍品信息“不是对事实的陈述,而仅仅是苏富比所持有的观点”;佳士得则“建议买方亲自检查拍品,特别是对于价值不菲的拍品,买方应指示其自己聘请的文物专家或其他顾问在拍卖前向其作出报告”;邦瀚斯则写明自己“无义务为买方检验、调查或测试拍品”。此类规定比比皆是,不再引述。简而言之,英国的艺术品拍卖行是帮人卖东西的,那些关于作者、时代、递藏的吆喝词儿买家自己琢磨,拍卖行说对了自然皆大欢喜,如果说错了那就当他没说过吧,哪怕白纸黑字他也不认账。

那么国外的拍卖行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去做这些调查考证呢?国外的法律不也同样没有规定类似拍卖行必须保真的义务吗?“这大概就是国内外对拍卖法
可以不保真这样一种规定的解读角度的不同了吧。”陈波笑着告诉记者,“就像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表示拍卖不保真是对法规曲解一样,我们的拍卖行都把这个
当作尚方宝剑、免死金牌,而忘却了市场本身。”

不过拍卖公司也并非把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多多少少会承担一定的瑕疵担保责任。例如佳士得规定,对拍卖目录中以大写字体标题形式进行描述的拍品保真,而苏富比则对拍卖后被证实的赝品向买方退款。其他公司也有类似规定,但所有公司都有免责条款,例如鉴定结论要被公司接受、买方仍是拍品的所有者、不能以破坏拍品的方式进行鉴定、拍卖公司不对买方的间接损失负责等。在时限上,小公司一般规定买家的保真期限为7天至10天。四大拍卖行中,菲利普斯为3个月,邦瀚斯为1年,苏富比和佳士得均为5年。有意思的是,邦瀚斯声明对四类拍品不保真:摩托车、邮票、书籍,还有一类是中国画。

实际上,国外的拍卖行从18世纪开始经历了数百年的淘汰,如今成熟的市场环境一方面是多年发展完善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更是市场自身的选择。“艺
术品市场本来就是一个很小众的市场,真正的珍品很少、买得起稀世珍品的人也少。”陈波分析说,“这就会对拍卖行的工作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因为资源有限,
包括这方面的专家也很有限。”

行文至此,作者发现自己沦为标题党了。在英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如何“保真”?结论是:条款严苛到基本等于“不保真”。需要指出的是,英国没有一部专属的《拍卖法》,且立法倾向于对消费者进行保护,因此各拍卖行自行订制的拍卖责任条款便趋向于对自身的维护。然而这些条款某些特定情况下可能会因不符合《不平等合同法》及《消费者合同平等条款规章》等无效。同时,当拍品被发现为蓄意伪造的赝品时,拍卖行要退还买家货款和佣金。

可以说,随着市场起步和逐渐发展,时间会淘汰许多小的拍卖行,最后留下的往往都是实力雄厚、名声在外的那几家,这也是市场的生存法则。陈波还告
诉记者,像苏富比这样的上市公司,如果出现了信誉、品质的问题,一两件拍品事小,对它整个股价、市场反响、竞争态势都是有着巨大影响的。所以拍卖行也不得
不处处小心、严谨做事。而如果像国内现在一些乱七八糟的小拍卖行那样过了今天不想明天的话,必然不能长久地持续下去的,迟早是会出问题的。

虽然合同文本相对清晰,但碰到具体的法律纠纷,文物艺术拍卖的保真问题却要复杂得多。报告中有一个案例是这样的:一位土耳其收藏家1991年以22300英镑的价格从苏富比拍卖行(伦敦)购得据称是16世纪的土耳其头盔。1993年发现该头盔可能是赝品,并取得了一些专家学者的鉴定意见,于是向苏富比提出退款要求。但苏富比称,学术领域意见相左很正常,科学测试结果也并非准确,另一件16至17世纪的作品被进行了两次单独的金属测试,却得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结论。该案的结果不详,但因鉴定困难而导致的保真难却是实情。

“国外现在真正大的有名的拍卖行说到底也就是苏富比和佳士得这两家了,由于机制成熟,一般每场几千件的拍品也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而一年之内如
果能举证证明是赝品的,则一定会出面处理。”陈波还告诉记者,“现在还会有些小的在线拍卖行,但总体市场已经有所沉淀和积累了。”

另一桩20世纪70年代发生在纽约的案件,则为英美拍卖业的“保真”问题提供了一个示范性的判例。在该案中,买方从Parke-Benernt
Galleries拍得法国画家劳尔·杜飞的两幅油画。随后,买方从其他可靠渠道了解到这两幅作品为赝品,遂起诉拍卖行。初审法院认为,拍卖行应该预见到“买方将依赖于拍卖目录中的描述,以及拍卖行的专业技能和声誉”,因此瑕疵免责条款无效,拍卖行须全额退款。然而纽约上诉法院却推翻了这一判决,上诉法院认定,如果拍卖行没有故意欺诈,那么买方明知瑕疵免责条款仍参与竞拍,表明其同意承担判断真伪的风险,负有自行调查的义务。

因为专业,所以信赖

这一判决蕴涵着更深层次的公共政策原因。几百年来,文物艺术品交易的一大特点就在于“文物艺术品价值的不确定性”,若法律要求拍卖行对拍卖图录所作的任何陈述承担保真责任,则艺术品拍卖业将因失去这种不确定性而严重衰退甚至消亡。毕竟文物艺术品有相当一部分的真伪处于模糊地带,各人的判断见仁见智,中国人所称的“捡漏”正缘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