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雄读《论语》之:伯夷叔齐

图片 1

食其食者不避其难。”――〖司马迁《史记·七十列传·仲尼弟子列传》〗,这句话或者写作“求利而逃其难。(仲)由(字子路)不然,利其禄,必救其患。”――〖司马迁《史记·三十世家·卫康叔世家》〗,子羔知道自己劝说不了执着的子路,就自己走了。子路就入城怒斥公子蒯聩,要公子蒯聩杀了奸佞孔悝,他就可以继续辅助蒯聩治理卫国。公子蒯聩不听子路的话,子路就准备焚烧公子蒯聩所站的高台,公子蒯聩又生气又害怕,就让部下石乞和壶黡攻击子路,二人下台来,斩断了子路的冠缨〖子路曰:“君子死而冠不免。”遂结缨而死。〗――〖司马迁《史记·七十列传·仲尼弟子列传》〗,孔子听说卫国内乱,料到了子路一定回不来了,又正赶上子羔从卫国逃回来,于是说道:“(高)柴(字子羔)也其来,(仲)由(字子路)也死矣。”――〖左丘明《春秋左氏传·(鲁)哀公十五年》)。据说子路被杀后,孔悝让人把他剁成肉酱送给鲁国孔子,孔子看了后从此不再吃肉。于是公子蒯聩在外面流亡十二年后终于在赶走自己亲儿子后,回国即位为卫后庄公,和之前的卫献公差不多,比晋文公姬重耳少七年。

孔子周游列国,在卫国的时间最长,卫国在卫灵公之时,虽然国君荒淫无道,但还算用人得当,“仲叔圉治宾,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政局还算稳定,人口繁荣,但卫灵公夫人南子干预朝政,并于与宋国公子朝私通,卫太子蒯聩感到耻辱,并决定杀掉南子,结果事情败露,不得不逃离卫国,先到宋国,然后到了晋国。卫灵公死后,蒯聩的儿子姬辄继位,这时,赵简子决定把蒯聩护送回卫国(满满的政治阴谋),结果蒯聩被儿子卫出公的军队拦在半路,不许回卫国。过了十来年,蒯聩潜回卫国,胁迫孔悝召集群臣以发动政变,他的儿子卫出公被迫逃往鲁国(子路也就死在这场叛乱中)。这样,蒯聩当上了卫国国君,为卫庄公。

其实公子蒯聩和卫出公不过是父子之间权而已,这个和子路关系也不大,在说国君自己都跑了,你就可以去鲁国找他啊,顺便还可以和老师见面,换作是伍子胥和申包胥,就不会做这种无意义的牺牲。

伯夷、叔齐,在《论语》中多次出现,并都得到了孔子的赞颂,因而名扬。至于孔子为什么要这么赞颂伯夷、叔齐呢?文后再作分析,先看看《史记》——《伯夷列传第一》——中记述了他们的哪些事迹。

图片 1

(向雄读《论语》之三十四)

当时孔子的两个弟子子路和子羔在卫国辅佐卫出公,子羔得知公子蒯聩和孔悝杀回来,卫出公已经逃跑到鲁国,就从卫国城门出逃,准备回去找自己的老师,在路上遇到了正在往城中赶的子路,子羔就劝说子路逃出避难,子路却说:“

商末时,孤竹国君有三个儿子,伯夷是长子,叔齐是第三个儿子,至于第二个儿子,名字不传,《史记》中也只是叫做“中子”(中间那个儿子,按“伯仲叔季”的排名,应叫仲某某)伯夷虽然是长子,但国君想把王位传给老三叔齐,国君死之后,叔齐让位于伯夷,伯夷认为这有违父命,于是出走,叔齐也不肯当国君,于是也跟着避位而走,孤竹国也只好立第二个儿子为王。

(电影《孔子》中的卫灵公夫人南子)

伯夷、叔齐身上所体现的孝悌、仁义,也正是儒家所要倡导的,这也无怪乎孔子这么推崇他们。但孔子多次谈到伯夷、叔齐,自然还有另外的原因。

诚邀有志之士投稿,原创或推荐好文章,我们将第一时间发布您的内容,邮箱:107000701@qq.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对于违背伦常的卫国父子争位,孔子是很痛心的,而与此相对的,正是伯夷、叔齐的相互让位,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用伯夷、叔齐的例子批评卫国,点醒当朝者,这是孔子的用心所在,多次赞颂伯夷、叔齐,也就是自然之义了。

中国古代的这些士人很注重气节,很多时候明明可以不用死的,非要用这种方式流芳百世,比如魏高贵乡公曹髦手下的王经,比如建文帝朱允炆的翰林学士方孝孺等等,可是子路这个我是真的不理解的,他都在外面了,子羔也告诉他卫出公跑掉了,干嘛还进去送死?子羔和他都是孔子学生,这种事情没必要欺骗他吧?

两人出走到北海,和东夷人一起生活,后来听说西伯昌(周文王)善养老人,于是就打算去周国居住。没想到这时周文王去世了,周武王正兴兵伐纣,二人拉住武王的马而进谏,说:“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斥武王是不孝不仁之人,武王的兵卒打算抓住他们,被姜太公制止,说:“此义人也”,把他俩扶到路边就离开了。后来周武王灭商,天下都归周国,而伯夷、叔齐以吃周国的粮食为耻,逃隐到首阳山下,靠采野菜为生,等到快饿死的时候,作了一首歌《采薇》:“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最后饿死于首阳山。

原标题:孔子的弟子子路该不该死?为何傻到用一死换了个成语典故?

了解了卫国的这段历史,去理解孔子多次谈到“正名”,也就不难理解了。例如子路问孔子,如果得到卫国国君的任用,将首先做什么,孔子说:“必也正名乎”,也就是要确定各人的地位和职守,不僭越。在卫国国君父子争位时,子贡也去问孔子是否帮助国君,但没有直接问,而是说怎么评价伯夷、叔齐这两人,孔子说:“他们是古代贤德的人”,又问是否有怨恨,孔子说:“求仁而得仁,又何怨。”于是,子路判断孔子是不打算去帮助卫国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