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副防长、阿米蒂奇等主张以“法”介入南海问题

美前副防长、阿米蒂奇等主张以“法”介入南海问题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4月24日文章】题:海上怪人(作者兰德公司高级研究员萨德·艾伦
美国前副国务卿理查德·阿米蒂奇 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约翰-哈姆雷)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4月24日文章,题:海上怪人(作者兰德公司高级研究员萨德·艾伦
美国前副国务卿理查德·阿米蒂奇 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约翰-哈姆雷)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问世已近30年,将近160个国家(还有欧盟)已在上面签字,但美国仍未批准它。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问世已近30年,将近160个国家(还有欧盟)已在上面签字,但美国仍未批准它。

  如果批准该公约,我们对超出专属经济区范围的长达600海里大陆架的控制权可望得到国际认可。从军事上看,同样很有理由批准该公约。参谋长联席会议曾指出,该公约“将航行权、飞越领空权以及公海自由编纂为法律,而这些权利对我国武装部队的全球机动性至关重要”。换言之,它能赋予我国海军在公海以及外国专属经济区和外国领海行动的额外灵活性,从而增进国家安全。这一点在亚太和南中国海尤其重要:由于相互冲突的领海主权要求,中国、日本及东南亚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了。

如果批准该公约,我们对超出专属经济区范围的长达600海里大陆架的控制权可望得到国际认可。从军事上看,同样很有理由批准该公约。参谋长联席会议曾指出,该公约“将航行权、飞越领空权以及公海自由编纂为法律,而这些权利对我国武装部队的全球机动性至关重要”。换言之,它能赋予我国海军在公海以及外国专属经济区和外国领海行动的额外灵活性,从而增进国家安全。这一点在亚太和南中国海尤其重要:由于相互冲突的领海主权要求,中国、日本及东南亚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了。

  去年7月,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再度向东南亚国家保证,美国大力支持通过多边努力来解决南中国海领土争端,同时批评了中国的单边高压策略,这种做法赢得了许多尊重。但是,美国诸如此类的坚定立场最终因为我们未能批准海洋法公约而受到损害。

去年7月,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再度向东南亚国家保证,美国大力支持通过多边努力来解决南中国海领土争端,同时批评了中国的单边高压策略,这种做法赢得了许多尊重。但是,美国诸如此类的坚定立场最终因为我们未能批准海洋法公约而受到损害。

  基于以上原因,当前批准海洋法公约的重要性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值此美国的军事和经济力量面临考验之时,我们应该不仅在陆地、而且在海洋上发挥领导作用。

基于以上原因,当前批准海洋法公约的重要性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值此美国的军事和经济力量面临考验之时,我们应该不仅在陆地、而且在海洋上发挥领导作用。

  【新加坡《海峡时报》网站4月25日文章】题:北京的最新领土主张或令关系复杂化(作者新加坡东南亚研究院高级访问学者迈克尔·理查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