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拍卖10周年:焦点正转移

图片 1

当代艺术可谓艺术市场最敏感的领域,尤其是进入世纪之交,全球艺术市场更是呈现出当代艺术独领风骚的趋势。而中国当代艺术,在上一轮牛市中风头最劲,几乎被市场的各方参与者异口同声地称为“疯狂”;到了前两年爆发金融危机,其所受的冲击也最直接最惨烈。正如伍劲在盘点中指出的,即便是坚挺如张晓刚、曾梵志这样的当代艺术“大哥大”,目前的总成交额较之当时都有过半的一成多到三成的缩水。尽管如此,今年春拍当代艺术市场却给出了趋于活跃的明确信号。

2014秋拍在即,在市场前景总体看淡之际,基于过往十年的当代艺术拍卖历史,我却有两个基本判断:其一,当代艺术板块会依然活跃,成为市场热点;其二,年轻艺术家尤其是其中的70后将成为拍场焦点。

作为在上一轮牛市到来之前就有市场运作的成功经验的市场专家,伍劲有一个特殊的背景:曾经在上一轮牛市期间作壁上观。倒是在金融危机冲击当代艺术市场后,却明确表示要积极介入。这也许会使他的观察与分析保持一种局外人的客观与中立。

图片 1

更重要的是,伍劲盘点当代艺术市场还带着鲜明的观点和有趣的方法:首先,他关注指标性的作品,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聚焦三类作品“最顶尖的艺术家的作品;知名艺术家的代表作品;最顶尖的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其次,他关注那些在拍卖场上竞逐指标性作品的买家,还是用他的话来说,看看那些买家及其对手是谁,“看看那些人靠不靠谱”。

当代艺术拍卖10周年:焦点正转移

这种方法可以概括为以作品为中心的“一点两面”论。在他看来,关注那些买家的动向与关注那些标志性的作品,是可以相互对应、相互印证的两个面。正如在普通的市场上商品与顾客作为相辅相成的两极形成一种供求关系一样,艺术市场上好的作品与大手笔的买家也是相辅相成的,只有把这供求两方面的状况都摸清楚并参透了,才能真正理解艺术品的成交价格所释放的市场信号。

把握时间节点

这种“一点两面”论可以说是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实证的方法。不过,较之“艺术财经”之前的“春拍盘点”所涉及的书画市场,当代艺术市场更需要这种方法,因为当代艺术是在洗盘中成长的。传统书画,其美术史定位早已有了定论,而当代艺术,却没有现成的结论可以参考,其价格体系的形成,既有待于学术层面的清理与研究,也有待于市场的淘汰与选择,即伍劲所说的要用人民币来投票。因此,伍劲的方法更有用武之地。

自2004年苏富比在香港开设“亚洲当代艺术”专场,涉及中国当代艺术的拍卖至今已满10周年。其间,香港的佳士得、北京保利与中国嘉德等大拍卖行,也相继推出了各自的当代艺术专场,整个当代艺术板块一直居于市场前沿,不断刷新的天价纪录吸引了社会公众和媒体的关注。

不过,梳理这10年的发展轨迹,我们会发现其中有3个历史性的节点,更有两个涉及苏富比:其一,纽约苏富比2006年3月举行“中国当代艺术”专场首拍,张晓刚的作品成交近百万美元创纪录,当代艺术板块顿时成为拍场热点;其二,2008年秋拍在华尔街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各大拍卖行当代艺术部分的拍卖业绩大幅跳水;其三,香港苏富比2011年春拍的“尤伦斯珍藏”拍出一连串天价,张晓刚《生生息息之爱》以7906万港元再创拍卖纪录。因此,苏富比当代艺术的拍卖纪录,正好可以作为代表性的个案来分析这10年的发展脉络。

“大家都买张晓刚,但不知道为什么要买张晓刚。”市场发展初期尤其是2006年张晓刚作品拍出天价后,众多新买家跟风追逐,当时的状况苏富比亚洲当代艺术主管林家如至今还记忆犹新。对此,市场专家伍劲表示当时大家还是“摸着石头过河”。当代艺术作品身价暴涨让许多新进来的买家很难识别,更不乏投机资本参与市场炒作,市场表现可谓“鸡犬升天”。尽管如此,他强调拍卖价格的形成还是有一个累积的过程:一方面买家的兴趣逐渐浓厚;另一方面当时的经济形势良好,百万美元的成交价很快成为常态。

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的冲击,让当代艺术板块的行情出现了逆转。伍劲指出,行情掉头让部分作品难以交易,新买家为此而止步,老买家则采取观望态度,投机资本没办法兑现,要么套牢,要么折价撤出。“结果是行情分化,呈现‘二八现象’:仅有20%的艺术家是被藏家所追逐;同时因为拍卖场上拍的标的少了,反而形成新的高价。”当然,行情下调带来的不止是不利的消息,也有正面的效应:市场盘整结束了价格快速上涨的势头,给真正的买家带来了市场机会,还让大家的审美有了很大转变。

私人专场堪称标本